新《天龙八部》戳中观众哪些“槽点”

 

  由于荣光执导,杨祐宁、文咏珊、白澍等主演的2021版《天龙八部》播出刚满三分之一,豆瓣评分已经下降到3.4分,刷新了历代《天龙八部》最低分。北京青年报记者梳理网友点评发现,这部新版《天龙八部》几乎被“批”得一无是处:选角不合适、叙事混乱、台词硬伤、造型奇葩……这部剧究竟戳中了观众哪些“槽点”?

  对于金庸剧,观众最在意的地方首先是演员与角色从形象到气质是否贴合。这却成为2021版《天龙八部》的最大槽点。被吐槽最多的是新人白澍出演的段誉。段誉是曾经连金庸都想成为的角色,但是这版《天龙八部》,段誉却沦为了笑柄。

  有人评价,新版的段誉总是带着点弱不禁风,且女性化严重,少了些风流倜傥。最令人尴尬的是他在剧中一直说个不停,不像贵族公子,反而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在白澍的衬托下,之前演过段誉的林志颖都是当之无愧的演技派了”。段誉初见王语嫣疑似尿裤子的呈现方式,更冒犯了原著读者对于这个经典角色的认知。

  虚竹的身上体现了新《天龙八部》剧情的破绽。金庸在创作《天龙八部》时,采用的是王不见王式的写作手法,情节发展大概到五分之一时,才从段誉的视角来引出乔峰。虚竹与段、乔二人结拜兄弟时,虚竹并未遇见乔峰,只是从段誉口中了解了这位结义大哥的义薄云天。待到小说最高潮,少林寺英雄大会,乔峰被天下武林人士群起攻之时,虚竹挺身而出,原因很单纯——自己已经与乔峰隔空结为兄弟,即便他并不明白乔峰在做什么,也要为了这位大哥站在中原武林的对立面。这样的设计体现了虚竹的单纯和仗义。

  但新版中,第一集,虚竹出场就遇到了乔峰,并目睹乔峰与慕容复的大战,也就是说这时的虚竹已经知道了乔峰的强大。这让虚竹日后隔空结拜和挺身而出的动机都显得不那么纯粹。

  此外,原著中虚竹是三位主人公中最不喜欢武学的一人,只是因为机缘巧合,被人逼迫着练成了绝世武功。剧中的虚竹却在受众僧的讥讽时,自辩称“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有进步的”,这情节有颠覆原著人设的嫌疑。

  选角和剧情恰恰是十几年前那些为人称道的版本的优秀之处:1998年的《神雕侠侣》豆瓣评分高达9.1分,古天乐饰演的杨过和李若彤饰演的小龙女已经成为这两个角色的经典版本;1983年的《射雕英雄传》中,黄日华饰演郭靖,翁美玲饰演黄蓉,也成为很难超越的经典角色;1998年的《鹿鼎记》豆瓣评分8.9分,陈小春饰演的韦小宝至今仍然让观众念念不忘;1997年的《天龙八部》,豆瓣评分9分,黄日华、陈浩民、樊少皇三人的诠释至今仍被认为无法被超越。这些作品能成为经典,除了观众的怀旧滤镜,剧集对角色的高度还原、对角色魅力的深度挖掘,才是根本原因。

  这些版本的剧情也不乏改编。徐克版的电影《东方不败》将《笑傲江湖》中隐于幕后的反派人物独立成篇,情节上只讲述攻打黑木崖的段落,但高度还原了原著中江湖尔虞吾诈、波诡云谲的氛围,从而大获成功。

  TVB1983版《射雕英雄传》几乎颠覆了原著的全部细节,但神奇的是,在主线上与原著保持着高度一致。加上出神入化的选角和表演,这版棚内拍摄的“射雕”被金庸迷奉若经典。

  如果跳出金庸剧,把视野放宽到所有有文学作品前身的影视作品,它们的共同看点是什么?无非是在从文字到影视的重塑过程中,你保留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对于被多次翻拍的经典改编剧,参照物不仅仅是原著,还要加上历任的改编剧的历任“前浪”。“前浪”珠玉越多,后浪出头越难。

  这可能也是2013年之后金庸改编剧普遍得分不高的原因。不过也有例外,比如2017年导演郭靖宇执导的《射雕英雄传》,豆瓣评分为8.0。它的成功也许说明,如果选角符合原著,剧情不乱改,服化道和武打实诚些、用心些,拍出的金庸剧大体不会太差。

  2017年版“射雕”和当下这版《天龙八部》其实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二者命运截然不同。这说明选角不是不能起用新人,关键要看新人表演行不行;剧情不是不能改编,关键要看能否自圆其说;服化道也不是不能标新立异,但要分清你是在引领时尚还是在挑战观众审美。(祖薇薇)

  深入推进军民融合战略,着力提升国家在海洋、太空、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等新兴领域的核心竞争力,全面构建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在数字经济时代,全民数字素养与技能的提升能够为厚植我国发展新优势构筑最为广泛、最为持续、最为强大的微观新动能。

  电力行业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行业,是能源转型的关键领域,电力行业实现结构性转型是绿色低碳发展、实现“双碳”目标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

  今后五年对于助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好在哪里”“难在哪里”“路在哪里”,这些问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

  企业是推动创新创造的生力军,要更加突出企业的主体地位。完善科技治理体系,就是要围绕科技创新体系中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基本主体的定位,为企业和大学创造好的环境。

  我们应该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下,秉持平等和尊重,摒弃反对傲慢和偏见,倡导科技无国界、无障碍、无歧视的合作精神与合作理念,共同寻求科学的答案解答,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

  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是我国不断提高科技发展水平、提升综合国力的正确选择。只要全体中国人民咬定青山不放松,充分激活中国人的潜能,中国在创新上一定能够“再攀高峰”。

  强化就业优先政策最重要的是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思想,财政、货币等宏观经济政策要将就业目标置于更加优先的位置,根据就业目标进展情况,动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力度。

  直播电商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因此,当前市场迫切呼唤更加完善的制度规范和正面引导,为直播电商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无论范围如何扩大,国家安全学学科的核心本质没有变化,它是一门基于政治学的综合性、应用性的学科。当前在扩大国家安全学内涵的同时,应该特别注意明确其边界到底在什么地方。

  为保障委托代理实效,应对体制机制挑战,需要抓住机制设计的“牛鼻子”。只有做好权责区分、监管闭环的设计,才能解决委托代理面临“代理人道德风险”的问题。

  在增强主体性的过程中,我们要更多地实现本土化,但本土化并不意味着建构封闭的纯粹地方性知识,而是以民族性、本土化的形式体现出以全部人类文明成果为基础、面向未来的普遍性内容。

  在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设过程中,既要维护全国大市场的统一性,又要考虑到地方发展的差异性,平衡好两者的关键要素在于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地位和依法行政。

  在当前发展阶段,经济增长的制约主要在需求侧,因此“分好蛋糕”以保持消费的稳定和扩大,是“做大蛋糕”即经济增长的一个必要前提,不“分好蛋糕”也难以“做大蛋糕”。

  正确界定中国知网的相关市场,有利于社会各界包括中国知网、科研机构、高校师生乃至执法机关达成更多共识,在共识基础上回归理性,最终找到妥善解决问题的途径和办法。

  发展日新月异,部分老年群体好似数字时代的一叶孤舟,积极推进老年群体融入数字时代,享受数字红利,需要全面考量老年群体数字融入的困境,挖掘背后的影响机制,从而找到弥合路径。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特有的民主形式,具有与西式民主截然不同的特征和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与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通过平等协商得以解决。

  数字化企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设施建设,因此企业必须主动拥抱数字化。换而言之,数字化转型已不是“选择题”,而是企业适应数字经济、寻求生存和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如何有效规划并探索路径,是当前我国经济社会面临的关键课题,也是“两会”接续讨论的重要问题,“粮食”“社会保障”“安全”等热议话题都突出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从“真扶贫扶真贫”到“真脱贫不返贫”,新征程上我们更需要通过创新观念、激活动力、稳定收入来源等方式,降低脱贫群体的脆弱性,增强其发展能力,不断改善其生活水平。